读书笔记,我的经济学笔记

近年来看了几本文学和文化相关的书,记下了些小编的发言或思维,有国外大学讲师的,还有中国知识学者的。在此,和我们一同分享下!如有不足或意见相反之处,欢迎后台留言。

本子:巴黎平民出版社. 二〇〇三年十一月. 1版1次

1,唯有经过人历史学科,人们才能发现到科学和技术可以协理人类工作,可是大家不可能让它们奴役大家。如何看待科学,那是人管法学科的职务。

引言

从孔丘算起,中国“士”的传统至少已延续了两千五百年,而且流风余韵至今未绝。那是社会风气文化史上无比的场地。(P2)

  • 中华的“士”与西方的“知识分子”相似,但不平等
  • 二十世纪中国的学子不是价值观的“士”
  • 对华夏“士”阶层的钻研能表明中西文化的异质之所在(P3)
    中华“士”的传统源远流长,西方的“知识分子”在传承上找不到一个明明的谱系(P6)

  • 上天学人认定“知识分子”出现在近代,不早于十八世纪,与希腊语(Greece)的思想家、东正教的教士没有直接的继承关系。(P5)就算在思想上有渊源,但最直白的按照是“俗世化”的历史前进(P6)
  • 古希腊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reece)国学家可以说是西方知识分子的原型,但在精神上和启蒙运动以来的莘莘学子不一样。(P3)希腊共和国(Ελληνική Δημοκρατία)史学家关切的是“静观的人生”,西方近代文人关心的是“行动的人生”,他们不是一脉相通的关系。(P4)
    他的后任是天堂的宗派人员。(P5)

有胆略在全体公共事务上运用理性(康德)

  • 就文化和社会的职务感而言,道教的教士负有“知识分子”性格的一派,但也以为文化必须从属于迷信,理性必须匍匐于上帝,与“知识分子”的神气并行不悖,所以也不是“知识分子”。(P5)
    他的继承者是上天近代的物理学家和西方现代高校派的史学家,越发是分析教育家。(P5)
  • 华夏也有“领先世界”和“现实世界”,但相互不是截然切断的,不一致于西方的二分思维。(P5)
  • 孔子
    理性,但不一样于希腊(Ελλάδα)思想家;负有宗教性的任务感,但差距于东正教教士。(P6)
  • 中国的** “社会良心”**落在“士”阶层
    背景:儒教始终为重点,佛道在“济世”方面退居其次(P7)
  • “士”随着中国史各等级的前进而以不一致的容貌出现于世。
  • “士”的“当先性”不是纯属而固定的,只是人的其中一个等级
  • 反对社会属性决定论,反对“士或左徒是专家-地主-官僚”三位一体的意见。
    本书观点是把“士”看成相对的“未定项”,可以领先阶级。(P8)

2,中国太古哲人也像现代西方人一样保养入微如何做生活;不仅如此,他们还提供了革命性的全新视角。现代西方人对好生活的明亮基于以下基本认知框架(在很大程度上,当代中夏族一律):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规定的世界中的规定的自我;大家应该向内找到真正的我,进而依靠我们理性的血汗,精确规划人生,努力促成安插,成为幸福的人。在此间,理性个体、确定的自身和确定的社会风气是五个最主旨的预设。

一、南宋文化阶层的兴起与升高

(一)至(六)紧要讲知识界的首脑人物,是士阶层流品较高的分子(P46)

3,世界是生成的,由一多样无尽的、破碎的、凌乱的奇迹组成;人类生存的上上下下都境遇心境的支配;自我是可塑的,而不是由此自省可以窥见的一个单一且稳定的事物。因而,大家要求激发与周遭世界以“气”相感的神性(《管仲·内业》),作育理性与情义合一的“心”,让“心”协助我们回复不断变化的景况(《孟轲》),遵守“无为”的口径温和而巧妙地把方圆的人与事关联起来(《老子》),打破思维与行动的本来面目形式,以真正的全自动投入极其的流淌与转移之中(《庄子休》),变革世界,创设幸福。

(一)近代关于“士”的发源诸说

1.士,事也。(P4)→泛指各类掌事的中下层官吏(P6)
2.士,指农夫(吴承仕、杨树达 P5)
3.士,指勇士。春秋西周将来转为文士。(顾颉刚《武士与文士之蜕化》 P6)

4,翻译家陈嘉映在其书《何为卓越生活》提出,要想追求理想的活着,其中有两点专门值得注意:其一,出色生活首先从品性、识见、有所作为着眼来看待生活,而有所作为跟成功学没多大关系。其二,杰出生活不是私有内心强大就可以的。卓越生活需要某些政治条件,“文武兴则民好善,幽厉兴则民好暴”。

(二)“封建”秩序的分崩离析和士阶层的兴起

士为低级之贵族(顾颉刚)

  • 大公下落为士庶,庶人上涨导致春秋末叶士庶界限模糊。(P11)

老乡之秀出者可以为士(余英时)

  • 贵族下跌为士,庶民上涨为士,士阶层增加
  • “学而优”是“仕”的无理条件,有道、无道是“仕”的客观时局。(P15)

5,“士”是中华野史上一个持续数千年的十分规阶层,对华夏社会文化的向上起到了重在的功效。英帝国的贵族阶层是社会的要旨阶级,贵族精神已经是英帝国全中华民族的市值取向,至今仍影响着英帝国人的商讨格局和作为艺术。五个阶层在考虑文化方面有很高的契合度,都有鲜明的社会权利感,勇于维护自由与单身,追求崇高有档次、多姿多彩的生活。

(三)士的知识渊源

  • 提出顾颉刚观点的自相龃龉——儒侠对立。(P16)
  • 春秋是明朝贵族文化的末段也是最高阶段(P18)
  • 文士并不是从武士蜕化而来,他们自有其礼乐诗书的知识渊源(P19)

6,英国贵族不一致于中国的“士”,他们不是单纯的学子,也不是靠博通之能谋得一官半职,他们是一个统治阶级,一个社会等级,一个社会公司。西方对贵族的概念是:“那个国度中一个壮烈的土地拥有者公司”“他们永远居住在和谐土地的限量内,并在该地域首席营业官商业,影响其邻居的观点和随想,行使着家主职权”。拥有土地,富甲一方,并有影响力的家族即为贵族。早在盎格鲁·撒克逊一代的英帝国,贵族就已经冒出,他们有的源于世袭,一部分出自天子的赐予。

(四)“艺术学的突破”

士阶层的进化将始于孔、墨学派的建立,而好不不难吴国的合并。

  • 从现代社会学的眼光看,“道术为天下裂”的进度正是蜀国文明发展史上最器重的基本点,即所谓“理学的突破”——对组合人类意况之宇宙的本色发生了一种理性的认识。浮现在希腊(Ελλάδα)、以色列、印度和华夏(P20)
  • 儒墨虽曾经并号“显学”,但鉴于法家否定礼乐的可以态度与夏商周四代的学识观念最为格格不入,所以被摈于“异端”之列,儒学取得“正统”地位。(P24)

7,中国的“士”以“道”自重,对抗“势”的不平,其单独的质料和高风峻节的精神结合了中华文化的风骨。同样,英帝国贵族对“自由独立”的追求丝毫不逊于中国的“士”。“贵族们以为‘自由’是拒绝侵袭的,它是英国人自古以来就有些职分。‘生而自由的英帝国人’是历史赋予的得体遗产,假若皇上破坏了它,就要面临抵抗。”凭着那份信念,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贵族没有止住过和国君的斗争。

(五)“士志于道”——兼论“道”的爵士乐味

  • 先秦诸学派思想不一致,但以道自任的神气是完全一致的。
  • 道尊于势(孟轲 P26)
    当代社会学家认为文化阶层有“思想上的坚守”,与孔丘和孟子强调的“恒心”契合。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唯士为能。(《梁惠王》上)

  • 先秦之士持“道”与统治者的“势”相抗,以赢得一种师友而非君臣的关系。(P44)

  • 荀况依旧守住了道家传统(P28)

  • 荀卿把士分为“仰禄之士”和“正身之士”,又分士、君子、圣人。在对学子的归类系列中,士是最低的一流。(P29)

  • 墨子
    1.尚同。认为“道”“势”合一;“壹同天下之义”的天骄不出新,就
    把“道”肩负在团结随身。
    2.尚贤。也就是尚士。(P30)

出于中国太古“工学的突破”是以“王官之学”为其背景,而且“突破”的章程又复及其温和,由此诸家论“道”都强调其历史性,即与以往的思想意识文化之间的有心人关联。(P32)

(六)太岁礼贤下的“不治而议论”

  • 魏文侯、鲁缪公养贤
  • 子思与鲁缪公“师友之争”(P37)子思之后,士阶层愈加不肯与政治权威息争,如陈仲(P38)
  • 稷下学宫是先秦士阶层向上的最高点,更是养贤之风的制度化,其含义重大无与伦比。(P39)是魏文侯、鲁缪公的主意的格局化、制度化。(P43)
  • 世主不可能屈贤士为“臣”,又不可以和她俩永远保持一种无方式而不确定的“师友”关系,于是创立了稷下先生之制——“游稷下者称先生,其前辈趁先生”。
  • 稷下先生不在官僚体制之内,可知当时大巴已发展了群体的志愿,而道尊于势的理念已卓殊广泛。(P39)
  • “议论”指批评。一方面士已经变成最具影响力的社会集团,另一方面此公司自身又发出了学派的分崩离析。抨击其余学派称为“横议”(P40)
  • 宋国所用的三晋客卿都是纵横法术之士,对学术思想没有真正的志趣,所以这么些谋士都没有好下场,与齐宣王对孟轲的态度对待显明。秦昭襄王踌躇满志时不把“辩士”放在眼里。
  • 大致而言,自稷下衰微到唐朝联合,皇帝养贤的新风已成过去,养贤的事业转到卿相手中,比如吕子和平原君平原君赵胜。(P42)
  • 大学生制度(稷下学宫的新发展)
    今非昔比:稷下先生曰列大夫,不是官府,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进士;秦汉博士是太常的属官,六百石,是官师合一的复古,是“以吏为师”的制度化。(P44)
  • “通古今”的硕士“以古非今”,导致秦皇“焚书”。然则秦汉以下还有“议”,最盛名的是南梁清谈,是太学生作为“处士”的“横议”。(P46)

(七)私门养客与游人的结局

  • 遍布在社会下层的文化人,平常是“食客”,人数动辄上千,是社会史商讨的重大目的。(P46)

  • 舍人制度(孟尝君孟尝君田文与冯驩、平原君平原君与毛遂)

  • 食客群体也有流品的差异,舍分三等——下客、少客、上客。(P47)

  • 立功可以升舍。

  • 发生原因:商朝前期“士”的数码猛增,出现众多学问很低的“边缘知识分子”,人事管理问题亟待取得解决。

  • 食客多是为了做官而改为食客;
    不论是没落的贵族仍旧上浮的全员,都因为贫困而不能自拔,已无法以“道”自任自重。(P49)

  • 集合的游客是一股很大的政治力量(P50)所以秦廷更加忌惮私门舍人(P51)

  • 汉高祖汉太祖分封刘氏子弟,封建王侯的社会制度部分复活,至武帝“推恩诏”削藩在此在此之前,诸王国导致游士扩展势力,游士的外向差不离苏醒至商朝水平。

  • 秦的联结已经竣事了史前的旅游者时代,汉初只是游客的回光返照。毕竟社会史不像政治史一般断代鲜明。(P51)

秦汉之后,知识阶层发生了最基本的扭转——从有穷的无根“游士”转变为所有坚实社会经济基础的“大将军”。
最首要特色:
1.“士族化”,士与宗族紧密结合;
2.“地主化”(“恒产化”),士与田产紧密结合

对待,东周客车基本没有不游的,他们轻去其乡甚至宗国观念淡薄,缺乏田产和宗族的双重约束。(e.g.孙膑、主父偃
P52)

游士是“自由流动的资源”,是一股离心的能力,与“法律与秩序”对峙,被统治阶级所无法忍。可是只要“自由流动资源”过于欠缺,传统势力(首如若贵族)势力大增,帝国系统就会失效,所以帝国统治者必要调剂两股力量,把她们都纳入政治协会和团协会中。于是,秦汉从此游客时代终结。(P54)

  • 《云梦秦简·游士律》、《商鞅书》(商君作法自毙)

二、道统与专业之间

——中国文人的原始型态

(一)

(二)

(三)

(四)

(五)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